吃碗饺子落笑柄

2019-09-24作者:朱幸福编辑:书问阅读

饺子,原名“娇耳”,起源于东汉,相传是我国医圣张仲景首创,他用面皮包上一些祛寒的药材用来治病,避免病人耳朵上生冻疮。到三国时期,饺子已经成为一种食品,被称为“月牙馄饨”。由于多用面皮包馅水煮而成,故饺子又称水饺,是中国北方非常流行的一种高贵传统食品,一般只有逢年过节,或家里来了贵客时,才有机会享用。在江南水乡,还有一种小饺子很好吃,我们习惯上也叫它“馄饨”,只有在跟大人上街卖东西时,才有可能吃上一碗。因此,至今我记忆犹新。


我小时候,正是20 世纪六七十年代,物质生活非常匮乏,可吃的食物并不多,零食更是难得一见,只有到离家几十里的当涂县黄池小镇上才能见到水饺(或馄饨,当时我们分不清),而且个头比现在的水饺要小得多,面皮薄得像餐巾纸似的,肉馅更少得可怜,仅用火柴梗那样粗的小棒蘸点肉末抹一下,捏在一起就下了锅。店铺里只有这一口大锅,有吃面条的,也有吃水饺的,店家一般都要根据顾客的要求,几碗面条或水饺一道下锅,从不混煮。


1.jpg


我们也从不选择面条,因为面条平时在家里还有可能吃到一两回,但水饺是只有到店里才能买的。水饺煮熟后用笊篱捞出,分盛在有热水的碗里,当然,碗中的热水都是放了麻油、酱油、香葱、味精等佐料的,所以汤味很是纯正,我们吃完了水饺也不忘将汤喝得干干净净。那种香甜的感觉就是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回味的。我出差江苏吴江时,有一次正在街头小摊上吃水饺,来了个卖菜的农民,他放下扁担和空空的菜篮子往下一坐,说:“吃碗饺子。”他说的是芜湖方言,“吃”“七”同音,他说“吃碗饺子”意思是“吃一碗饺子”,但摊主听不懂,以为是“七碗饺子”,虽也疑惑,但一看对方是农民工,饭量都大,又是半夜起来贩菜的,估计肚子实在饿了,或者还有同伴要来。可等农民工吃了一碗饺子就喊结账,摊主不干了,非要他付七碗的钱,农民也火了,说他只要了一碗,两人争吵不休,我见了赶紧过去调解,说那农民说的是芜湖方言,“吃”“七”同音,旁边的人听了大笑不止。还好,那会儿食客多,大家也乐意帮忙,纷纷把多余的饺子和面条都吃了。但故事也随之流传开来,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后来,分田到户,家家户户吃饱穿暖了,仓里米满了,面粉也随处可见,餐鱼炖肉也成了寻常百姓的家常便饭,想吃饺子在家里就能包。其实包饺子最费时也最无趣的步骤是擀面皮和剁馅。面要揉熟,太硬太软都不行,面皮要尽量擀薄,但又不能薄得一碰就破。馅要剁碎,作料要拌均匀。包时馅要适当,太多了易撑破面皮,太少瘪了不好看;封口面皮要捏紧,否则一煮就会散出馅来。一到春节,更是全家总动员,擀面的擀面,剁馅的剁馅,包饺子的包饺子,烧开水的烧开水。水开了,饺子也包好了,赶紧下锅煮,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有时,母亲还会在饺子里包上一枚硬币,据说谁吃到了,谁这一年的运气一定不错。吃不完的水饺就放在冰箱里冻着,随时可以拿出来煮。


1.jpg


专门卖水饺的店里干脆用蒸笼蒸,有顾客来吃时捞一碗放在开水锅里过一下就能吃,供应量就大了。当然,任何东西都有吃腻的时候,饺子也不例外,就有人想出新的吃法,将水饺放在油锅上烤,外焦里熟,味道更香。有时我们也叫这样的水饺为锅贴。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各地人员流动频繁,人文交流增多,原来南方人认为“馅小皮薄的称饺子,馅大皮厚的称馄饨”,现在它们之间的区别越来越小,逐渐就不区分了。包括馄饨、水饺、蛋饺、月牙饺、沙县蒸饺等都叫作饺子,它们已经成为中国北方民间的主食和各地的地方小吃,是全汉族人民喜爱的传统特色食品。中国饺子,已走向世界,深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


有人说:“民间的就是人民的,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不错的,从繁华都市到偏僻乡村,从热闹工厂到平静田头,到处都是民间艺术丰厚的土壤;从领导干部到普通群众,从豪华舞台到街头巷尾,到处都有民间艺人精彩的表演。民间文艺家正因为藏艺于民间,所以人才济济,挖掘不尽。


以上图文均来自请读清华大学出版社《泥巴墙头腊味香》。



内容来源: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