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公共图书馆的三个秘密

2018-03-13作者:(美)编辑:张微微

街边的商店被灯火点亮,灯光点缀着从地下喷出的白气,让我想起牛津大街。

                                           狄更斯 (作家)


纽约公共图书馆是1911年建造的,在建造图书馆以前,这里是纽约的一个乱坟岗和一个水库;

2008 年舒尔茨曼向图书馆捐赠了一亿美元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这里;

门前两个横卧的大理石狮子他们的名字一个是耐心(PATIENCE),一个是坚韧(FORTITUDE),他们由大萧条时的纽约市长勒瓜迪亚给取的。


在所有纽约的建筑里,我最喜欢纽约公共图书馆。一百多年来,这座用了一万五千立方大理石建造,藏书五千多万的建筑里,承载着智慧、梦想、灵魂和社会中每个个体记忆集结而成的历史。她的宗旨:对每个人开放,不管你是舒尔茨曼还是睡在边上公园里的流浪汉。


穿过高大的艾斯特(对,就是那个建造歌剧院的艾斯特)大厅(ASTOR HALL),我一般右转,沿着弧形的石梯向上。图书馆的建筑师卡利(John Merwen Carrère)的塑像就在右手边。到了二楼,我轻手轻脚地走进罗斯阅读室(Adam R. Rose Main Reading Room),这里有一个足球场大可以坐一千人的阅读室一半的椅子是满的。


罗斯阅读室


空中巨大的水晶吊灯和每张桌子上古朴的青铜台灯照亮过几代人在这里阅读的眼睛和梦想,细小的灰尘在从巨大的窗洞照进的阳光中慢慢上升。我从一个阳光走到下一个阳光中,想象八十年前的大萧条中,失业的人们走过图书馆门前的两个狮子,饿着肚子坐在这个房间里阅读。


我穿过走廊,来到了地图室。这个房间存有四十三万种从十六世纪到现时地图。我坐在空无一人地图室里,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精致的壁画和雕塑: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的情报人员就坐在这个位置上,用图书馆的地图来研究和计划欧洲战场的每个战役。


我穿过和天顶上的老式壁画显得有些不相称的现代化计算机室,走进一个“博格收藏(BERG CLOLLECTION)”的房间,这是一个昏暗、陈旧的房间,暗绿色的地毯的中间是一张巨大的桌子,边上是一排闪着幽暗光芒的书柜,墙上有一幅巨大的油画。我的朋友伊莱在这里工作,他小心翼翼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箱子,放在桌子上的灯下。慢慢打开箱子,小心翼翼地翻开两层绿色和红色的丝绒。第一眼看到是一段光滑的象牙薄片,像是一个开信刀。在它的另一端是一段毛茸茸的东西。


这是狄更斯的开信刀。伊莱说。


这是?我指着毛茸茸的那一端。


噢,那是他心爱的猫“波普”的爪子。


看着还带着指甲的爪子和象牙柄上,为什么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家要用他逝去的猫身体的一部分装在他的文具上,超出了我的想象力。


伊莱带我走到油画前面,打开面前小桌上的台灯。我开始端详油画。伊莱指着油画下不起眼的的小桌子和椅子:这是狄更斯先生的书桌和椅子。他就坐在这个桌子前写出《大卫科波菲尔》、《远大前程》……。


1842 年,狄更斯第一次到美国旅行,他在他的《美国旅行笔记》里这样描写纽约:放眼沿着长街望去,街边的商店被灯火点亮,灯光点缀着从地下喷出的白气,让我想起牛津大街。


关注微信公号“书问”免费领取万本好书


内容来源: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