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时夫妻股权分割:吴某某与鲁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上诉案

2018-01-26作者:白显月编辑:书问阅读

与其他有形的夫妻财产相比,股权作为夫妻财产的一种类型,具有其特殊的法律特征,即:股权权能的综合性、股权的盈利性和风险性、股权的流转性等。股权权能的综合性及其非财产内容使之有别于一般财产的分割,这类纠纷案件一般涉及两个问题:诉争股权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确认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后如何进行分割。

案例:

上诉人(一审原告):吴某某。

上诉人(一审被告):鲁某某。

案情简介:

吴某某与鲁某某于1993年5月登记结婚,婚后均曾在安徽某集团下属的某水泥厂工作,1999年9月吴某某调离该厂,被告则继续留在该厂工作。2000年4月和10月,鲁某某分别出资1万元和5 000元,先后申购某集团下属的A公司内部职工股1万股、B公司内部职工股5 000股。2001年11月19日吴某某与鲁某某协议离婚,双方仅对一套估价为11万元的住房进行了分割(约定归原告所有),未涉及其他财产。离婚后,鲁某某对登记在其名下的内部职工股进行了两次转换,一次是在2006年7月将现金价值涨至438 783元的内部职工股折算为持有某创投公司(其为某集团的关联公司)债权438 783元,一次是在2009年8月将438 783元的创投公司债权兑换成32 991股“XXXX”流通股股票。2010年6月,某集团实施分红派息与资本公积金转赠活动,鲁某某获得现金红利10 392.2元与转赠股票32 991股,持股数变为65 982股。2010年7月,鲁某某将股票托管给某信托投资公司,该信托投资公司根据某集团工会的指令在二级市场出售,鲁某某共获得123.83万元的收益,鲁某某又委托以18.99元的价格重新买入61 000股“XXXX”股票(后于2010年12月全部出售)。2010年,吴某某以鲁某某离婚时隐瞒了上述股票为由要求分割该批股票的处置价款,遭到拒绝后先后两次诉至法院(第一次因未预交诉讼费被裁定按撤诉处理,第二次起诉的受案时间为2012年5月)。


吴某某诉称: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鲁某某购买了某集团的内部职工股共15 000股,全部登记在鲁某某名下,但双方协议离婚时未对该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处理,请求法院对鲁某某的股票收益进行分割,从鲁某某的收益(鲁某某的证券交易资金账户的累计转出额为255万余元)中分得人民币100万元。庭审中,吴某某明确表示对鲁某某所得的现金红利不主张权利。


鲁某某辩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购的原始股属于内部职工股,既不属于物权,也不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2001年协议离婚时,双方已经对该批股票口头约定归鲁某某所有,不存在故意隐瞒的情况;吴某某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不应受到法律保护。


法院判决:

湖南省石门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中所涉的15 000股内部职工股系吴某某和鲁某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无任何相反证据证明其属于鲁某某的个人财产,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对象应当是15 000股内部职工股的原始价值及其自然增值部分,即2006年7月股转债时的现金价值438 783元。鲁某某再次将债权兑换为上市公司股票、用变现款重新投资所获的收益,与鲁某某经营方式的转换、委托专业机构管理密切相关,已超出了夫妻共同财产自然增值的范围,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石门县法院判决:

被告鲁某某向原告吴某某支付其应得的内部职工股股票处置价款219 391.50元(438 783元 X 50%),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驳回原告吴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告吴某某、被告鲁某某均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以股转债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时间节点并无不当, 但对438 783元的共同财产亦应计算法定孳息,自2006年7月计算至吴某某发现未予分割之日(即2010年6月29日)止。此期间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共计108 597元,应当与15 000股内部职工股原始价值及其增值收益438 783元一起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故鲁某某应当支付吴某某的财产分割款为273 690元。


案例评析: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五条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双方未就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公司股票进行分割,离婚后一方持有股票并经过数次转化和投资,最终股票大幅增值,另一方发现并起诉分割股票收益的,基本原则是将股票的原始价值及产生的自然增值、孳息认定为共同财产。若请求分割具有物权属性的共有物,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

“孳息”一词应做限缩解释,专指非投资性、非经营性的收益。

投资、经营收益与孳息收益的不同之处在于具有风险性、不确定性和主观性的特点,台湾地区学者黄立认为:“因拥有公司股票所获得之红利,系于公司经营有盈余时才会有红利的分配,若有亏损则无法分派红利,此种属于投资风险所得之利益,并非法定孳息。”一般而言,增值包括自然增值(也有称被动增值)和主动增值,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自然增值,是指该增值的发生因通货膨胀或市场行情的变化而致,与夫妻一方或双方的协作劳动、努力或管理等并无关联。比如夫妻一方个人婚前所有的房屋、古董、字画、珠宝、黄金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市场价格上涨而产生的增值,由于拋售后的增值是基于原物交换价值的上升所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市场行为作用的结果,仍应依原物所有权归属为个人所有,将该部分增值认定为一方的个人财产。如果物或权利价格的提升是基于人为努力而产生的,应当属于主动增值,原则上按照夫妻共同财产处理。《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实际上对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增值,是以该增值是基于主观能动性行为或客观被动性行为作为划分标准,强调了客观被动性的自然增值属于一方的个人财产。



关注微信“书问”免费领取万本经典图书




内容来源: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