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心理学告诉你,如何走出丧亲之痛的阴影

2017-11-22作者:管玲编辑:茹鑫

提起分离焦虑,可能很多人想到的是幼儿园门口,刚入园的小朋友抱着家长哇哇大哭的场面。其实,生活中最悲痛的分离焦虑大多来自丧失。丧失重要亲人,丧失身体部分,丧失身边重要的事情,甚至丧失属于自己的一切。


汶川地震的时候,我被邀请成为危机干预咨询师,二十四小时接听来自重灾区的电话。灾区人民来电中,很多人的语言已经没有逻辑可言,他们翻来覆去地重复着一夜之间的变化。“下着雨,地上的水都是红色,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这么多年过去,这是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这就是丧失。一夜之间很多人丧失了熟悉的环境和亲人,有很多人因接受不了而自杀,很多人产生了严重的应激反应。


timg.jpg


最悲痛的丧失莫过于重要亲人丧失。


曾有人找到我,问我可不可以用催眠帮她忘掉前不久车祸过世的丈夫。“太痛苦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她说。我告诉她,催眠可以帮助她走出这件事情的伤痛,面对以后的生活。催眠确实可以通过多次扰乱一个人的记忆而使人产生记忆偏差,但我从不这样做,我希望催眠与心理学给人心灵的能量,而不是成为逃避的手段。就像我的老师马博士说的:“当你多年后回忆起曾经的亲人,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忧伤,那也是心灵重要的体会。”


timg.jpg


丧失重要亲人的悲痛感是大于焦虑感的,在催眠中有专门的悲伤处理,帮助个案在潜意识中与重要亲人告别。我们知道,丧失重要亲人,特别是车祸、猝死等突然丧失,是个案没有心理准备的,这时候丧失者通常会经历不能面对现实的状态,即使很多守在病逝亲人身边的人,虽然心理有准备,但一时也无法接受。这时有的人虽然表面看着平静,但未完成的情绪一直压在心里。


我曾经接到一个个案,他的父亲已经过世好几年,他每次聊天还会不断地说:“如果我父亲还在那多好啊。”显然,他对于父亲过世的事实还没有完全接受。我会用几次催眠帮个案达到潜意识,浮现出潜意识的亲人并让个案与亲人在潜意识画面中对话。“父亲对我说他很好,让我不要惦念,他说要我好好生活。”我看到个案说着,眼角流下眼泪。几次催眠后,个案对我说:“我觉得内心有力量了,如果父亲在一定会高兴的,我知道他在天堂看着我。”


更多干货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

内容来源: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