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红辣椒》好看在哪里?

2017-10-24作者:姚桂萍编辑:张小千

幕后团队:


《红辣椒》改编自日本著名科幻小说家筒井康隆的同名作品。在原作中,现实与梦境层叠交织让人难辨真幻,那些奇异复杂的梦境成了电影化的一大难点,但今敏导演却以惊人的细腻笔触描绘出了这场梦境大冒险。


今敏是曰本动画界一位优秀且较为特立独行的导演,1997年发布处女座《未麻的部屋》,他的作品数量虽然不多,但每一部都成为经典。他是第一个用动画影像来表现人的复杂的精神世界的动画导演,他颠覆了动画不能运用复杂的电影镜头语言来表现精神世界的认识,在镜头语言和题材选择方面都大大拓宽了动画创作的视野,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把动画片做得像电影的导演”。令人遗憾的是,本是日本动画有力候选接班人的今敏却英年早逝。


探讨精神与社会:


今敏动画的思考角度在于“人的精神与社会”,虚幻的外衣之下隐藏着指向现实的实质。今敏动画中不乏对曰本现代生活中各种病态的社会现象的展现,这种社会症状背后隐喻了深刻的主题。这种病态不只是曰本社会的问题,它折射出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社会大环境下,“人”正在逐步丧失主体性,无可避免地走向被异化的境地。


《红辣椒》剧情的高潮处,梦境溢出到现实,连电话亭、邮筒都被同质化,喊着统一的口号加入游行队伍。男性的头部化作手机去拍摄女性的裙角之下,用讽刺的笔调描写当下社会的怪相。当现实社会被梦境入侵,人们在意识形态混乱的社会生活中迷失了自我,个体的精神世界也面临被瓦解的危机。


《红辣椒》中千叶敦子在与红辣椒的争斗中,最终袒露了自己的真实情感,抛弃自身安危奋力極救时田,用行动表达了对时田的爱意。此情此景让红辣椒猛醒,意识到光明和黑暗、生与死、男人与女人的对立,在虚幻中并不是绝对的。最终决定牺牲自己,拯救时田、拯救世界。这里象征了千叶与另一重人格红辣椒最终和解,完成了自我与本体的统一。既然现实无法躲避,就必须面对,而这就需要自我抛弃逃避的幻想,直面内心的恐惧,才能赢来 光明未来之所在。今敏积极向上的处世态度,让我们直面“虚幻”这个特定的主题。


多层次空间的构建:


在《红辣椒》中导演尝试了融合现实和梦境两个空间层次,即两个空间除了同时存在、并行发展之外,还是 一个有机整体。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红辣椒》中对叙事和空间的融合处理具有一定的先锋意义。


1.  现实空间


现实空间是故事发展的真实的外部空间环境,为影片主要的叙事线索提供基础。精神医学研究所发明了 一种能够进入别人梦境并能控制对方潜意识的装置DC MINI,而DC MINI却被人盗走成为操纵他人意识的工 具。因为害怕这一事件造成不良后果,项目组负责人岛和副组长千叶敦子积极查找丢失的DC MINI。追查中他 们发现有人通过DC MINI进入人的意识从而控制人们的行为,岛和千叶几乎都遭到了暗算。于是千叶戴上DC MINI,化身红辣椒,涉险进入梦境中去查出真相。因此在电影中,出现了另一个世界,梦的世界,出现了叙事分 层,也就是梦境的叙事。该主线给观众提供了一个真实的空间,贯穿叙事发展的始终,与不同的精神空间交叉 叙事。


一条辅线是警察粉川因为不能破解杀人案,经常做噩梦,于是求助于他大学时代的同学岛。岛用DC MINI给粉川治疗。粉川在梦中遇到一个穿红衣的少女“红辣椒”,“红辣椒”帮助他分析那些奇奇怪怪的梦,使他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困惑乃是因为自身少年时代立志拍摄电影的理想没有实现,使在梦中看见一个自我被另一个自我追逐、枪杀。找到症结后,他终于摆脱了噩梦。在这一线索中,粉川的破案仅是作为一个极其次要的因素被导入,主要的冲突集中在粉川如何通过梦境治疗回忆自己17岁时,没有将一部电影完成而最终放弃所产生的心理阴影。在影片中,粉川的心理故事并不是主线,而只是一条辅助线,这条辅助线与叙事主线时而平行,时而相交, 起到了推动主体故事发展的作用。



2.  梦境空间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通往无意识的捷径”,梦境中涌现的各种形象、声音和符号都是主体欲望的间接表现。 梦境空间是该片最力图挖掘的精神空间。针对DC MINI丢失事件,研究所内众人突患妄想症的调查及治疗也都 围绕梦境展开。心理治疗师通过深入病人的梦境,探究梦中各种情节和场景背后的符号隐喻意义,找出病人被压 抑的意识所在,从而达到为治疗者揭开心结的目的。


再者,红辣椒在梦中同小山内和乾理事长两人展开殊死较量。最后,梦境世界竟然溢出,源源不断地涌入现 实中,与现实叠加形成一个虚实难辨的“混合空间”。在混合空间中,内部与外部、幻想与现实、自我与他者全都 聚合在一起。片中梦境以一个区别于现实生活的独立世界而呈现,是一个光鲜亮丽却又杂乱无章的各种意象的 大杂烩,欲望以支离破碎、变异混杂的形象肆意流淌在梦境中,反映出梦的主人精神世界的扭曲和坍塌。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对人的潜意识愿望的实现”,这些愿望被压制在潜意识中,得不到发泄就会有心理疾 病。这为《红辣椒》梦境空间的营造提供了依据。影片中在对梦境世界的视觉表现上今敏运用了超现实主义手法。 超现实主义手法一般都会采用带有浓重主观倾向的色彩和大胆夸张的变形来进行画面构图,《红辣椒》以色彩 绚烂、意象丰富的梦来展示梦境世界中的各种奇幻场景、无意识内容、欲望形式。并同时采用镜头剪辑手法,完成 了对梦境中虚无缥缈感和跳跃性等空间特点的刻画,具有强烈的绘画意识形态,将梦境空间表现得淋漓尽致。恰 到好处地对人被压抑的意识和内心情绪做出了形象化、视觉化的传递和表达。



《红辣椒》里的梦境既真实又虚幻,既无所不能又举步维艰。很多人都曾经有过飞翔、坠落、梦魇般的走不动等感受,被鲜活地表现在大屏幕上。如红辣椒躲避追杀可谓上天入海无所不至,真的是“梦境是没有边界、没有限制的”。



粉川的梦境是以朋友、电影和背叛三者为中心发展的。看似荒诞的梦境,却包含了粉川潜意识中对过去自己的自责、否定和逃避。粉川梦境大致可分为“寻找”“逃跑”和“追逐”三段。粉川在梦境中有永远躲不过去的 走廊,软化掉的地面意味着步步艰难,打不开的门、停不了的楼层,背后是躲不过去的伤痛回忆。


梦境以聚光灯在暗中亮起开篇,玩具汽车驶向画面正中,小丑庞大的身体从车中跳出。粉川在笼中被自己围 攻时地板下陷,整个人向下坠落。下坠事件用三个镜头来表现。分别是腿和下陷地板的大特写、粉川惊恐的面部 大特写和俯拍大全景坠落。两个大特写接一个大全景的跳跃剪辑,充分展现了今敏导演的分镜功力。在这个情 节中,粉川逃无可逃,从高处坠落。高空坠落是最容易出现在梦中的事件之一,一般在现实中的精神压力大就可 能会在梦中出现这个情景。从情节本身也能传递给观众不安紧张的感觉。



3.  梦境空间中的空间


当红辣椒作为梦的侦探进入别人的梦境中时,她又走进新的空间。


(1)荧幕空间


电影院中的白色幕布和电视机屏幕皆可作为出入口,当千叶、岛与红辣椒遭到大型玩偶追杀时,眼前的一个电视荧幕变成了他们的转换逃脱之所。这样的场景加强了叙事的能力,给人以时空交错之感。动画表现技巧的 运用对空间的塑造同时具备真实性和假定性。



又如粉川看到荧幕中红辣椒遇险,当红辣椒遇险时,粉川警察在荧幕上看到了这一场景,于是挣破荧幕,出现在荧幕上演的画面中,拯救了红辣椒。红辣椒在治疗粉川警察时,就多次出现荧幕这个虚拟的空间,粉川经历了可怕的梦境,而这些梦境又立即变成了红辣椒和粉川一起观看的荧幕上的画面。


(2)绘画空间


片中千叶与粉川分别对应挂在墙上的两幅画,且人物的上半身巧妙地与画作的下半身进行匹配。在影片后半段红辣椒化身成为《希腊神话》中的斯芬克斯(左画像);小山内则化身成为俄狄浦斯(右画像h希腊神话中是俄狄浦斯刺死了斯芬克斯,影片中化身成为俄狄浦斯的小山内刺死化身成为斯芬克斯的红辣椒。然后,粉川进入小山内的梦境,救起的却是千叶。四人的关系,在这个看似随意的人物谈话镜头里,得到了充分的暗示,前文 的铺垫在这里被充分地表现出来。这一情节安排巧妙地应合了《希腊神话》故事里的斯芬克斯之谜,更深层次地表现了 “恐惧和诱惑”,即“现实生活”。



影片在油画之战中,画面作了“画框”和“深度”的处理,角色可以自由出入。小山内化身俄狄浦斯,也象征了小山内一方面受制于理事长的父权压迫,奉命要杀死千叶,但另一方面由于仰慕千叶,而拼命保护千叶。化作俄狄浦斯也暗示了小山内是一个矛盾分裂的悲剧人物。



独特的视听叙事风格


为了更好地表现人物精神的分裂、内心的抗争,今敏设计了人物的镜中像作为影片中的造型元素。此外,镜 中像的运用还能造成“画框中画框”的构图形式。当摄影机对着门、窗、镜去拍摄人物时,门框、窗框、镜框便构 成了画框中的画框。画框中的画框可以起到凸显和强调此情此景中人物的效果,并暗示某种窥视者的目光或窥 探行为的存在。而完成这一窥视行为的,正是作为观众的我们,我们受到电影导演的引导在人物与镜像之间建立 起联系窥视着剧中人物的灵魂、预测着剧情的发展方向,作为视觉元素的镜中像因此发展为影片中重要的叙事与意义结构。


镜中像作为影片造型元素出现时,往往带有浓烈的隐喻和象征意味,有助于表达剧中人物的孤独、人格分裂 与自我抗争。如《红辣椒》中,今敏揸长从不同镜面的物体上展示现实生活中所无法察觉的一面,达到隐喻的效果。如电影开头红辣椒被几个年轻人搭讪,她微笑着看着他们,但身旁的四面镜子表现出她由惊讶到讨厌到恶心 的不同表情,通过镜中人(同一人)的多重表情,一览无遗。而且,一个人在同一空间的不同时间中可以表现出 很多表情,这是借鉴了未来派的艺术形式。表现出了不符合现实社会的时间逻辑,却很符合梦境中的逻辑。



又如千叶从岛所长的病房出来,走在楼与楼之间的封闭通道里,画面形成“画框中画框”。千叶对着玻璃上自己的影像自言自语:“梦的女孩是很忙的。”镜中像随即变为红辣椒的形象对她说:“你好像累了,要我做你梦的侦探吗?”千叶停下脚步望着镜中的自己:“最近我都没有做梦了。”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梦的动机在于某种愿望。从这组画面我们得以窥视到敦子的内心,依靠解析梦境替别人治疗精神问题的医生一心忙于工作,自己却丧失了做梦的本能,因此可以得知千叶也是需要自我治疗的。在影片的末尾千叶终于直面自己对时田的爱,挽救了危险中的时田。



从今敏作品中镜中像的运用可以看出,对于表现人物内心的争斗和人格的分裂,没有比镜中像更加自然而有力的表达方式了。镜中像作为影片中的造型元素具有丰富的表意功能,可以成为影片的叙事手段。


动画电影因其不定性与独特表现能力为叙事手法提供了便捷,今敏颠覆了动画不能运用复杂的电影镜头语言来表现精神世界的认识,在镜头语言和题材选择方面都大大拓宽了动画创作的视野,是一个“把动画片做得像电影的导演”。今敏动画的镜头语言里充满了超现实意味浓厚的叙事、剪辑手法;梦境、回忆、网络、电影等虚幻时空的构建,各种虚幻时空与现实时空并行交错、频繁穿插、无过渡衔接的手法,纷纷营造了虚幻与现实嗳昧不清的表达需要,支撑着叙事、结构和主题。他是力求把动画与电影结合,用电影的拍摄、编导手法来诠释动画的探索者。


《红辣椒》以其精彩的剧情、深远的社会意义、丰富的想象、精美的画面与独特的叙事手法,达到了动画与电影的完美结合。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

内容来源: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