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审美,高贵如马奈也不得不屈服

2017-09-28作者:马萧编辑:茹鑫

从18岁习画开始,沙龙便是马奈认定实现艺术理想的唯一途径。1859年,他第一次向沙龙提交作品《喝苦艾酒的人》,虽然得到了德拉克洛瓦的称赞,这幅画仍然落选了。马奈心境如何,不能确知,但他在第二年继续投稿。这一次,他的《父母肖像》和《弹吉他的人》入选了,并且获了奖。


1863年,踌躇满志的他递交了三幅作品,分別是《穿着马约戏服的青年》(图1.1)和《穿着斗牛士服装的维多琳》(图1.2)以及一张描绘户外的巨作《草地上的午餐》(图1.3),马奈指望着通过这些作品一举奠定自己在沙龙里的地位。当年向沙龙提交的作品共有5000件之多,入选2783件。遗憾的是,画家寄予厚望的《草地上的午餐》不在此列。失望和犹豫之后,马奈决定在落选沙龙上展出这件作品,《草地上的午餐》立即成为众矢之的。


1.png


2.png


另一个人获得了马奈想要的一切。卡巴内尔,这个来自蒙彼利埃的外省人,以一幅《维纳斯的诞生》获得了巨大成功。卡巴内尔不但获得了当年的沙龙大奖,拿破仑三世还以2万法郎买下了这幅画,各种荣誉也接踵而至:8月,他获得荣誉军团商等骑士勋位;9月,他当选为美术学院院士;11月,他成为美术学校的教授。


与当年情形相比,这两张作品的身后影响则刚好相反。马奈被视作“现代绘画之父”,《草地上的午餐》正是奠定其地位的重要作品。卡巴内尔逐渐在主流艺术史中隐匿,人们不再将他看作可以与马奈竞争的对手,重现安格尔与德拉克洛瓦这组宿敌关系。马奈身后延伸出了现代艺术的清晰脉络,后来的画家都声称受到了他的影响,将作品中的绘画现代性奉为圭臬。同样的艺术史中,卡巴内尔门下的弟子和再传弟子,一直在学院的封闭体系中出生、成长、死亡,最后随着学院绘画的衰落不知所终。


《草地上的午餐》的签名时间为1863年。同年,马奈还绘制了《奥林匹亚》和《穿着马约戏服的青年》。这三张作品尺幅都在中等以上,用笔严谨而饱满,以画家的经验视之,断非短时间可以完成。除《穿着马约戏服的青年》为单人肖像外,另外两张都是当代人物组合,又隐约可见传统的图式。毫无疑问,马奈描绘当代社会的野心,正蕴藏其中。


这三张作品,其中两张被视为马奈的代表之作,值得详细讨论。4月份,马奈选择《草地上的午餐》、《穿着马约戏服的青年》和前一年完成的《穿着斗牛士服装的维多琳》提交沙龙时,《奥林匹亚》要么尚未完成,要么尚未动笔。依照时间顺序,我们先来看《草地上的午餐》。


与《草地上的午餐》类似的郊游题材,在西方绘画史上已出现过多次,最早的是画在罗马人别墅的墙面上,质朴纯粹,古意盎然。文艺复兴时期,无论是南方的意大利还是北方的佛兰德斯风景画中,常会以宴游的宫廷贵人点缀其间。法国画史上,普桑、华托、布歇都善于处理这种题材。离马奈最近的则数库尔贝在1857年的《塞纳河边的少女》(图1.4)。作品描绘了两位优雅少女在河畔树下休憩,前者已经入眠,身后的托腮凝思。库氏将人物细腻莹润的肌肤、轻薄透明的纱裙、树叶和前景中的草地都刻画得妥帖周到。当时,郊游作为巴黎人度过周末的生活方式相当流行——无论人物服饰的时代特征,还是画中的慵懒情调,正是典型的19世纪巴黎作风。



所以马奈以此为题,先是对现代生活的观照,然后才是对传统命题的发挥。通常,艺术史家为《草地上的午餐》寻到的图式是乔尔乔内的《田园合奏》(图1.5)。这张作品之中,处于画面中心的两位男子各奏乐器,神思专注,已经被音乐陶醉。右侧的裸女背向观众,手捻竖笛,似乎随时准备加入合奏。左侧的裸女正侧身向池中汲水。尤须提及的是,马奈曾临摹过这幅画。


我们或可将西方绘画中图式的借鉴与挪用视为中同文学中常见的用典。经典的词汇、句式、故事在后来者的文章中以各种变体不断出现,这非但不会引来抄袭的嫌疑,反而会被视作对传统理解的深厚与灵活。就绘画而论,这既是训练中必需的过程,又是对艺术家平衡继承和创新的一种考验。这似乎证明,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一在它创造了稳定的图式;二在它能在和对的稳定中仍然能发掘无穷的可能性。


内容来源:书问